Untitled Document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推荐 -> 多宝四众文选
 
略述大恩清定上师与多宝讲寺之胜缘
[日期:2005-06-12 13:47:57 | 作者:
朱嘉楠
| 浏览:7333次]
  “尽我所有积集诸善根,兴隆正法饶益遍有情,尤愿法王第二宗喀巴,圣教心流恒常普光映……”当一般人还沉浸在梦乡中时,多宝讲寺的出家人已开始了一天的修行功课。那种舒缓柔美而又慈悲悠远的念诵声,飘荡在多宝讲寺的夜空中,令人觉得身心都被涤荡一空,那声音飘荡着,似乎在碰触着心灵最深处的某种东西,它令我想起了我的大恩上师上清下定上师,他老人家生前每天也是用这样慈悲柔和的调子,念诵着《上师供》的。虽然那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他老人家生平的点点滴滴,我又怎能忘记……
  上清下定上师(以下简称定公或上师)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12月16日出生于浙江省三门县高枧乡一名门望族,家境殷实。其父为清末秀才,家世信佛。而多宝讲寺即坐落在他的家乡高枧乡,始创于东晋,旧名“龙翔院”,乃天台山国清寺的下院。上师7岁即开始念诵佛经,童年常去多宝讲寺参拜游玩,心中对这座寺院,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稍长进入县立高等小学、县立中学读书,熟读四书五经及诸子百家著述,并从其父那里初步接受了佛教教义,后去广东读大学。上师的前半生真实地见证了中国最风云变换的那个年代,他痛感国家积弱,生灵涂炭,以一腔热血,毅然投笔从戎,后又因厌恶官场腐败,在以少壮之年而荣登少将军衔的巨大光环下决然退隐,出家为僧……不知上师当年是否也是听到了多宝讲寺的清凉钟声,而顿发出世之想呢?
  定公跟随能海老上师学法的过程是辛苦而充实的,而他凭借自己的智慧,愿力和修持,成为了最早接下能海老上师传承的金刚阿阇黎位的弟子,并住持当时的上海金刚道场。多宝讲寺的住持智敏法师,就是在五台山清凉桥由定公上师剃度出家的。解放后,由于定公出家前的政治背景,他老人家受到了错误的对待。在智敏法师在五台山依止能海上师学法以及后来文革被迫害而回到上海的二十几年中,定公上师大部分是在监狱中度过的。而后来平反出狱后,他老人家却没有一句怨言,这该是怎样的一种心胸啊!
  天色悄然地亮了,多宝讲寺的轮廓在晨光中渐渐清晰。周围的竹林笼罩着一层薄雾,其间并有青松挺秀,亭亭如盖。寺后青山巍然,漫山灿烂的杜鹃掩映其中,不知是朝霞映红了花朵,还是花朵映红了朝霞。寺前不远有小河温柔地流淌着,它一定见证了更多定公上师的足迹吧……
  定公上师出狱后回到家乡行医,那时的多宝讲寺已不再是他童年的那块心灵净土了,大殿危殆,其余房舍不是几近倾塌就是已被高枧乡学校占据。文革虽已过去,但汉地格鲁的珍贵法脉也已元气大伤,和这劫后残生的寺院又有何不同呢? 上师的心在流血,他暗暗发愿,宁舍身命,一定要重兴汉地格鲁法脉,以报答能海老上师的深恩。
  1985年底,定公上师受昭觉寺众僧恳请,重返阔别了四十余载的昭觉寺出任方丈。此后直到九七年定公退隐,每年必返乡一次为父母扫墓(他老人家父母的墓就在讲寺旁边),更时常关注自幼常时瞻礼的多宝讲寺。
  1985年,讲寺仅存之一座大雄宝殿,屋架危危欲坠,当即出资修缮,免于倾圮。又购大檀香木料一根,准备雕塑佛像之用。此后几年,上师感到重兴多宝讲寺时机已到,遂找到能海上师的侍者兼得意弟子智敏法师,支持他出任多宝讲寺方丈。1992年9月下旬,又亲来讲寺为缅甸供献之玉佛,举行开光典礼,多宝讲寺终于正式落成了。
  定公上师嗣复每年都回家乡,在讲寺举行开光、灌顶,主办传法、法会,他老人家对多宝讲寺财物,法宝,加持,策划等方面的支持,多是不胜枚举。为了让故乡高枧中学腾出占用的寺院房间而又不会影响学生上课,定公上师捐资三十万元,承担了新建教学楼的主要费用。
  1994年,定公上师又亲自主持了多宝讲寺大雄宝殿新址奠基仪式,为建修新殿作下准备。
  当时是农历八月十五风和日丽的一天,多宝讲寺钟鼓齐鸣,四众咸集,嘉宾如云,都为参加“多宝讲寺大雄宝殿奠基大典”。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还有时为成都昭觉寺方丈的定公上师亲临讲寺,三门县委、县政府各级领导、及海内外近千名弟子参加了盛会。定公上师执锹为大雄宝殿基石培覆了第一锹土……
  但遗憾的是,直到他老人家圆寂的那一天,也未能看到大雄宝殿的破土动工。
  出家师父们的早课已接近尾声。在那琅琅的念诵声中,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寺院的每个角落,恰似上师对我们的慈悲关怀那样的无私温暖而又无微不至……
  十年前,是定公上师亲自带我回到他的家乡,并第一次接触到多宝讲寺。在那一个星期里,我们几乎是形影不离。后来上师回川,我去昭觉寺求法亲近但不便长期依止,回上海后上师即来信说:我年事已高,你可依止智敏法师学法,敏公与我无二无别,云云……95年春天,我随定公上师来多宝讲寺时,定公老上师即宣布智敏法师可以代他灌顶传法,我就知道,敏公真正是他老人家所器重的承继正法的大善知识,是我们末法的永久皈救处。定公上师圆寂后,多宝讲寺更成为了定公在我心中生命的延续,处于不可或缺的位置。
  这是一个真正修行人的金刚道场,是能海老上师家风的完美再现。他们持守着“以戒为本”的格鲁家风,学戒持戒,过午不食,结夏安居,半月诵戒,傍晚寺门关上,所有女众全部请出,不准逗留寺内,一切制度犹如佛在世时。他们精勤修学显密教法仪轨,并广为弘扬以“菩提道次第”为主的格鲁教法,利益了无数的汉地有情,成为继定公上师后汉地格鲁的又一面旗帜。他们在坚定地实践着上师指引的道路,并把上师的精神真正完好地保存下来,一代代传下去……
  慈悲悠远的念诵声一阵阵沁入我的心肺,清晨的空气中似乎充满了一种深沉的情感。那是一种上师离去的心泪折射出的淡淡忧伤,那是一种身处多宝讲寺的亲切温暖,那是一种长夜轮回中乍见光明的感动喜悦。这情感,伴随着初升的阳光,在我的心头,升腾,绽放……

 []

[]
 
 
 
   
   
     
 
联系讲寺 | 交通食宿
2012 Copyrights reserved   多宝讲寺 版权所有 
多宝讲寺常用电话
浙ICP备1106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