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推荐 -> 传承上师开示
 
宏宣圣教利乐源 持正法幢益有情
[日期:2012-07-05 10:00:20 | 作者:
上海学佛居士
| 浏览:3863次]

 

宏宣圣教利乐源 持正法幢益有情
                       ——纪念多宝讲寺复建二十周年

走进位于浙江省三门县高枧乡的多宝讲寺,看到眼前这座融汉藏风格为一体、金碧辉煌、庄严肃穆的古刹,看到身着宛如佛陀时代的法衣、安详经行、静坐诵经的僧人,听到清净整齐、庄重浑厚的梵唱,你一定会感觉到自己的身心被荡涤一空,无比的清凉、安宁,感觉置身于一方圣地、一方人间的净土。

多宝讲寺是一所千年古刹。东晋时为敦煌高僧昙猷所建,时名「龙翔院」,至南宋更名为「多宝讲寺」,相传为天台国清寺下院。清代虽有过两次修复,但年深日久,到一九八五年,寺宇已倾圮坍塌,仅剩大雄宝殿的屋架摇摇欲坠。一九九二年,当代佛教界硕德敏上师(当时还未被授予上师位)驻锡于此,率众光复山门,高树法幢。经过二十年筚路蓝缕、艰苦奋斗,今天的多宝讲寺已是国内著名的道场,以清净的传承、精严的戒律、纯正的道风、浓郁的学修氛围享誉海内外,是国内持戒修行的模范丛林,吸引着十方善信前来参学。

「唯愿宏通圣教利乐源」,多宝讲寺二十年的长足发展与取得的成就,是由大宝敏公恩师非凡卓越的见识、弘法利生的悲愿、坚毅不拔的行持、含辛茹苦的心血凝聚而成。值此建寺二十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感念恩师的行迹,把它们内化到心中,成为自己仰望的目标、效学的榜样、行持的力量。

「成就四身愿同师第二」

敏公恩师德器非凡、善根深厚,十五岁就奉佛茹素,十八岁就读于上海大同大学(今交通大学),病休期间,师从著名的法相家范古农老居士学习法相。当时的佛教青年会少年部活动很多,每晨广播三小时,念佛、讲经(礼请高僧大德清定上师等)、佛理研讨等等,恩师经常收听,为以后发心出家乃至修行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九五四年,时海公上师驻锡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上海由倪维泉居士发起,包括恩师在内的一行二十四人赴五台山朝山。其中发心出家的有五位,而后成功出家的有两人,最终坚守的唯恩师一人,随侍海公上师十三载,尽得格鲁显密法要。「贤慧法藏圆满传东土,显密法幢随方普建树。」海公上师秉承宗喀巴大师转末法为正法的大愿,发心在汉地弘扬格鲁教法,广利众生,务使正法住世五百年。恩师于此至心随喜,尤于《俱舍》「道藉人弘,法依人住」之语深会于心,一九六二年曾为清凉桥青年僧人试讲《俱舍论颂疏》,迈出了为绍隆佛种、续佛慧命而培育僧才的第一步。

文革中,五台山受到冲击,佛门龙象海公上师也遭到批斗。当时僧人文化一般较低,恩师因为是大学生,又是电机系的,被诬为披着宗教外衣的特务、反革命份子,藏有秘密通讯器材,而遭到种种殴打搞逼供信,导致双小腿冻坏而残缺。面对逆境磨难,恩师认为是宿业所感、定业难逃,而对佛法信心坚定,弘法利生之心不减。五台山僧众被遣散,恩师回到上海,法本、法器悉被收缴,双腿装了假肢,疼痛难忍,走路还要拄两根拐杖,但恩师每日依背诵而课诵不断。时有居士来访,恩师方便予以开示,为他们送去佛法的光明和智慧。

八十年代,寒冬过去,佛教界迎来了明媚的春光。恩师先于上海社科院佛教研究所任特约研究员,后转辗厦门南普陀寺、莆田广化寺、四川宝光寺从事僧伽教育,辛勤培育了大量僧才。《俱舍论》云:「佛正法有二,谓教证为体。」恩师一向提倡学修一致、教行并重。然多年的教学经验,使恩师深感一般佛学院教行不一、偏重理论、学修失次,遂决心另觅合适场所,自力更生,推行更为有效的教学计划,实现自己弘扬正法的大愿。一九九二年,应定公上师书信发起并邀请,由三门县高枧乡、村二级机构出面相请,主要是为了报答剃度恩师定公上师,恩师来到定公上师的家乡三门县,出任多宝讲寺住持,为圆满海公上师的大愿,数年后将这里建设成江南最大的大般若宗道场,弘扬宗喀巴大师的全圆教法。

从一九九五年至二〇〇三年,近十年期间,恩师不顾年迈体弱,效学海公上师不畏艰险入藏求法的行迹,每年远赴四川康定南无寺,从海公上师的同学大吉活佛处求法,赢得了大吉活佛的赞叹:「这样的上师就是藏地也稀罕难得,比摩尼宝珠还要珍贵,你们一定要好好依止。」大吉活佛历年为恩师授予多种殊胜法要和灌顶,并在胜乐金刚灌顶法会期间,为恩师授予金刚阿阇黎位,将当年被尊为西藏日月二轮之一的康萨仁波切所赐的黄帽,亲手戴在恩师头上,谆谆嘱托在汉地弘扬格鲁派清净圆满之教法,并预言能极大利益汉地众生。二十年间,恩师讲经说法、传法灌顶、皈依剃度、授戒开示,宏宣格鲁圣教,高树正法法幢,培养了大量僧才,接引了无数众生,多宝讲寺法缘日盛、法务日隆。

海公上师在印度菩提道场朝拜时发愿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大吉活佛发愿把文殊善慧法王的圣教弘扬遍布一切方所,敏公恩师继承师训,亦如是发愿,并身体力行,为弘扬宗大师教法做了很多很多。然恩师涵养功德,谦虚地说:「我没有什么,海公上师、大吉上师是发大愿的,我只是沾了一点点光。」

「能仁唯以他义作殷勤」

《入行论》云:「乃至有虚空,以及众生住,愿我住世间,尽除众生苦。」二十年,七千三百个日日夜夜,有谁能说得清恩师为了弘法利生付出了多少心血,经受了多少困难,顶住了多少压力,忍受了多少病痛?「活一天,我就要作一天,只要有一口气在,都不停止。」是啊,因为心怀弘法的悲愿,恩师坚守着自己的行持;因为缘念着众生的痛苦,恩师忘却了自己的辛苦。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恩师以自己的高风懿行,为我们诠释了一位圣者的本怀。

一九九二年恩师到多宝讲寺伊始,当时的高枧村是穷乡僻壤,寺院也被堙没在龙山脚下的荒草野径之中。一个破破烂烂的大殿,属于一级危房;僧舍由两幢七十年代的高枧中学校舍改建,已陈旧不堪;恩师自己的住处在教师宿舍,同样简陋破烂。但恩师认为:「佛教兴盛的根本,在于合格僧才的辈出,故如何培养出具足正信、教行兼备、严持净戒、真才实学的合格僧才,是紧系到佛教兴亡的关键。」恩师培养僧才、弘法利生心切,将寺院建设先放在一边,全力以赴培养三、四十位僧众。传法、讲经,授课、批改作业,呕心沥血、孜孜不倦。每天忙到深夜,第二天三点又准时起身,三点半居狮子座,领众念诵修法,不管天气再冷,身体再虚弱。

一九九二年至二〇〇四年,恩师依循道次第及清净传承,弘演经论,内容遍涉戒定慧三学,教授显密经论几十种。戒学方面有《律海十门》、《沙弥十戒威仪录要》、《沙弥学戒仪轨颂》、《比丘日诵》、《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辨识阿含》(比丘戒)、《菩提宗道菩萨戒论》;定学方面有《定道资粮》、《舍利弗阿毗昙禅定品学记》;慧学方面有《印度佛教史》、《俱舍颂疏》、《大乘五蕴论》、《百法明门论》、《唯识二十论述记》、《摄大乘论世亲释》、《菩提道次第科颂》、《三主要道》、《菩提道次第广论》、《心经》;密法有《上师供》、《事师五十颂》、《文殊五字真言》等。初仅有录音,后由弟子们发心将这些法宝集成《多宝讲寺法幢文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公开发行面世,使佛日增辉,四众蒙泽。

「诸佛非以水洗罪,非以手除众生苦,非移自证于余者,示法性谛令解脱。」恩师以自己圆融无漏之智慧,开众生之眼目,启群迷之心智,虽历尽艰辛却甘之如饴、无怨无悔。有居士回忆道:二〇〇二年至二〇〇三年听上师讲《上师供》,感受很深。之前上师刚讲完《事师五十颂》,讲完后生了一场大病,在杭州休息了几个月。上师每讲一次大经就要生一次大病,讲《上师供》也受了很多苦,每次都咳得很厉害,讲一节课有一杯痰。上午讲,下午批改作业,第二天讨论,第三天再讲,令人非常感动。

对于弟子的学法修法,恩师刻刻在心,始终以正知正见悉心引导。有弟子问世间工作忙,可增加记忆的方法是什么。恩师问:「增加记忆的目的是什么?世上一切都如梦如幻,再高的官位、再多的财富、再好的亲人都会失去。」恩师慈悲传授白文殊法,但一再强调要有出离心,要舍弃世间的荣华富贵,还特意打电话嘱咐:「工作再忙,念诵不要丢掉。」这位弟子一九九九年初看到报导说有大灾难,去问恩师,恩师明确答复末法初期不足以造成世界毁灭。二〇〇八年汶川大地震,很多人传成都也会有地震,恩师说不要传谣言,恩师就是这样用佛的正知正见来摄持众生。恩师纠正弟子修法上的偏差也很善巧,恩师讲《上师供》时一位老居士屡屡有问题想问恩师,又怕恩师太辛苦不忍心打扰,而每回恩师下一次讲法时总是先用一刻钟时间来总结上一节课的内涵及让大家提问,无意中把她的问题也解决了。恩在给另一位居士的信中写道:「希望你努力学习,坚定行持,教理方面有困难,可写信来,有好的书,吾将设法替你寄来,希望你早日成就,广度众生。」殷殷的嘱托,凝聚着恩师切切的希望。

恩师挂念着每一位弟子甚至他们的家人,为他们指点迷津、排忧解难。有时弟子有事写信请教上师,上午刚接到恩师的来信,下午侍者师又来信了。有一位居士刚皈依时填表,表格上有一栏要求表明对气功的看法,她填了:「气功可以强身健体,防病治病。」随后就在寺院各处巡看,却听到有电话找她,原来是恩师劝告她对气功的看法不正确云云。有两位居士多年护持上海金刚道场,犯了一些过失,向恩师忏悔,恩师说:「重新来过,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再去提它了。」恩师关照他多带父亲到寺庙走走,让他父亲多接触三宝。恩师慈悲摄受着每一个弟子,不舍弃一个众生,有些弟子已多年失去联系,恩师还是千方百计,引导他们走上学修的正途。

密续中说:「未来浊世时,我现凡夫身,种种方便相。」《嘛呢道歌》亦云:「于此五浊恶世末,现平凡身善知识。」恩师宏宣正法,普度众生,虽可视为是佛陀的化身,再来的菩萨,而实则是金刚持的示现,藉上师身,而为作加持。弟子只要对恩师具足清净的信心,都能得到不可思议的加持。

恩师几十年来法施、财施并重,扶贫救济、赈灾支持、建敬老院、设救助会、结缘经书、放生动物,使无数众生受益、无数佛子蒙泽,体现出佛教利乐有情之本怀;而恩师自己却一直保持着清苦俭朴的修行生活,不愿多接受居士的供养。一张面巾纸都要反过来折过去地用,太阳底下晒晒再用。一位居士包车去多宝讲寺,坐车的没几个人,恩师关照她:「今天你不要供养了,因为你的车钱很贵。」还写信给老居士叮嘱现在条件好了,不用再供养,自己不受供养,可供养常住。恩师以病残之躯常年操劳,身体虚弱,弟子们于心不忍,想让恩师疗养疗养,休息休息,恩师不肯,因为他说他自己不是来享受的。连在上海养病期间讲寺给恩师用快递寄两副袜套,二十元的快递费恩师都觉得太浪费,一定要从自己每月收入中扣二十元补贴给常住。二〇〇二年之前,恩师的双腿经常被原来的假肢磨出鲜血,疼痛难忍,弟子们看不过去,发心要为恩师换一双轻便舒适一点的假肢,恩师却不同意,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花居士们的钱。后来有一位弟子再再劝请恩师,换轻便假肢对弘法利益众生有好处,恩师才勉强同意了。恩师在给弟子的信中写道:「居士们都很辛苦,收入工资不高,而物价却大涨,除了修行必要的费用外,吾确实很怕居士们太多的供养,吾福报又差,消受不了,只有努力修行来报答你们了。」恩师用努力修行来报答我们,我们又有什么能报答恩师呢?

将此身心,奉此尘刹;虚空有尽,我愿无穷。在恩师无尽的慈悲里,唯有众生的悲喜,没有自己的苦乐,恰如《上师供》所云,「福德大海完全圆满具,智慧大海湛净而渊深」;「广博渊深一切智慧者,随机调伏善巧胜方便」。

「功德生源戒海广复深」

佛陀临涅盘时嘱阿难尊者言:「我灭度后,汝等比丘以戒为师。」《无垢光所问经》中说:「依毗奈耶,能令圣教久住世故。」佛陀灭度后第二年,大迦叶尊者组织了上座部第一次结集,主要收集佛陀住世时的教言。当时首先收集的就是律藏,可见佛教对戒律的重视。恩师主持正法道场,一贯提倡戒律,以戒为师,如法奉行。恩师所宣讲的《沙弥学戒仪轨颂》、《比丘日诵》等今天已为各大寺院和佛学院广泛学习,还有《律海十门》、《菩萨戒讲记》亦可供居士共学。在寺院管理教学体制上,也以戒律贯穿始终。遵照佛制,多宝讲寺坚持每年夏三月安居,半月诵戒,过午不食,实行托钵过堂等,并在内部不定期举办小规模传戒,一切行动皆秉律而行。

随着多宝讲寺声名日隆,僧团日益壮大,求学者络绎不绝,原有的大殿已不敷使用,一九九五年的一场台风更使古殿成了一级危房,此时急需一座殿堂供大家诵经、闻法。恩师遂下定决心重修大殿,考虑到大雄宝殿耗资巨大,决定先造大师殿。在定公上师发动和资助下,四众弟子也纷纷筹款,于一九九七年春节前,大师殿圆满竣工,法轮双鹿、斗拱风铃,成了多宝讲寺的标志性建筑。随后的十几年间,藏经楼、定公上师舍利塔、大雄宝殿、弘法楼、弥勒殿、转经阁等相继在三门多宝讲寺落成,「人间净土已初现矣」,恩师欣慰地说。

一九九九年,众缘和合,开始筹建上虞多宝讲寺。开工那天,恩师在三门念经加持,僧众在工地做洒净法事,晴天丽日,竟然显出了彩虹,瑞相纷呈。如今,上虞多宝讲寺也已初具规模,尤其是新建的三门、大雄宝殿、方丈楼,使这里也成为了庄严净界。

然创业艰难,在道场的建设过程中,遇到了重重的压力和数不清的困难,恩师都如如不动,严持戒律,依法行持。资金短缺,多宝讲寺却不卖门票、不赶经忏、不攀缘、不化缘,保持清净学修的淳朴道风。

建寺之初,恩师和僧人们的生活非常艰苦,有时快开不出伙食,连发了霉的粉丝都吃了。有僧人提出外出化缘,恩师说不可以,坐在大殿上和僧人们一起念一天经,肚子饿喝开水,第二天就有人送粮食来了。有时过年都没有吃的,恩师让寺僧去某居士家借米,说那个居士可以借给我们的。菜就更不要说了,吃的都是咸菜帮子、萝卜缨子。有居士从上海带过去一点榨菜,已经是僧人们无上的美味佳肴。至一九九八年时,僧人们还在帐篷中吃饭,居士们也都住在草棚里。尽管如此,恩师坚持专款专用,绝不挪用放生等其他款项,还要自己掏钱印法本、经书与居士结缘,弘法不辍。

除多宝讲寺外,恩师还创建尼众道场。这是恩师自己的心愿,也是海公上师、定公上师的心愿,因为如法的比丘尼僧在中国历史上是稀缺可贵的。三门的百岁庵、上虞的九龙庵都是多宝讲寺的下院。恩师坚持尼众必须严持两年式叉尼戒,专精演习六法,并随学大比丘尼一切诸戒威仪,经过两年身心上的考验和锻炼,确信已有受持比丘尼戒的堪能性,才能于二部僧中乞受比丘尼戒。所以这里的比丘尼全部是先严持两年式叉尼戒,进而得到比丘尼戒体的,这在当今国内外都是极其稀有难得的。目前,尼众部正在三门兴建毗奈耶寺,建成后可容纳出家女众五百人。恩师亲自挑选了寺址,并亲笔题写额匾——「毗奈耶寺」,毗奈耶即戒律也。

恩师自己更是戒珠融朗,护戒如目。严持大小戒律,大戒毫无染犯,各细微支分等诸学处亦尽可能做到完美善巧。即使生病治疗期间,恩师依然戒律清净,搭脉、听诊、打针等全部由男医生担任。身体虚弱,医嘱要加强营养,恩师坚持持午,每日两餐。

对于菩萨戒诸学处以及密乘三昧耶戒,恩师更是严持密护。定公上师圆寂后,恩师为报答定公上师的剃度之恩及其对多宝讲寺做出的诸多贡献,发心修建定公上师舍利塔,获得某大善士鼎力相助。参照当年印度阿育王为佛陀建造的舍利塔式样,于二〇〇三年建成。如今,它静静地矗立在龙头山麓,护佑着一方的安宁,同時纪念着定公上師一生利益众生之事业及成为众生之大福田。

对于大吉佛爷,恩师尤其至极恭敬,用自己的言传身教,为我们做出了视师如佛的榜样。恩师去南无寺求法,离开时虽腿脚不便,却面对着大吉上师,一步一步后退,直至见不到上师为止。二〇〇九年病重至上海治疗,恩师住在宾馆里,离开宾馆时向宾馆老板买一沙发,老板问要这个做什么,恩师说:「这是佛爷坐过的。」是啊,大吉上师坐过的沙发就是上师加持过的圣物,恩师要把它请回去恭敬供养,老板就送给恩师了。

「威仪幢相,仁慈和美,德充乎中,最能感化。」我们真的有福,能值遇敏公恩师这样的大善知识,值遇宗喀巴大师的全圆教法,值遇多宝讲寺这样的正法道场。《法华经》云:「善知识者,是大因缘。所谓令得见佛,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华严经》亦云:「善知识者,长我一切白净善法。」具德的上师是三宝的总集体,是一切悉地生源。犹如长夜中的启明星、大海中的航标灯,引导我们走上解脱之道并最终成就无上的佛果。

让我们怀着最虔敬的信心,真诚地祈愿恩师身寿康宁、永为依怙!祈愿生生世世直至成佛之间,不离上师三宝!祈愿多宝讲寺法流永固、圣教兴隆!

「加持师身寿康法流永,圣教旌旗广布民物殷!」

此文是上海居士忆念恩师座谈后整理



 []

[]
 
 
 
   
   
     
 
联系讲寺 | 交通食宿
2012 Copyrights reserved   多宝讲寺 版权所有 
多宝讲寺常用电话
浙ICP备1106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