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传承祖师介绍 -> 祖师传记
 
当代高僧清定法师
[日期:2009-03-01 15:27:08 | 作者:
李豫川
| 浏览:30602次]
的念诵制度。即清晨二座,上、下午各一座,晚上教修禅观。为入禅打下基础。
  民国三十七年(1948)底,清定法师从上海写信给在成都近慈寺担任方丈的能海大师请示应否返回四川?能海上师复信云:“汝在东南弘法,不必返川。”
  1949年初,跟随清定法师的学僧已达二十人之众,法师乃应四众弟子之请,在班禅大师纪念堂成立金刚道场,法师担任住持。僧团组织一如十方常住,实行佛世三月安居,每半月诵戒的制度。同时,成立金刚道场护法会,作为居土外护团体,负责联系居士学法及筹措道场经款等事宜。由佛界耆宿屈映光(字文六,与法师乃至亲好友,曾任中央救济委员会负责人)担任主任,李思浩(1880-1962年,光绪二十九年举人,1924年任段祺瑞执政府财政总长)、黄涵之担任副主任。7月,改由赵朴初担任主任,方子藩、李思浩副之。清定法师在金刚道场讲《阿毗达摩法蕴足论》,前后达三月之久,随发科颂,听众达二百余人,自始至终,法喜充满。
  金刚道场一切安排悉遵能海法师近慈寺家风,注重戒律,学修并进,僧衣悉黄色,异于一般寺院,僧众每日均有定课,不作经忏法事,惟依三学如法修行,感得信众清净供养。僧侣入街市及白衣家,莫敢不整饬威仪。尤重男女界限,女众上午八时后,始能进入,下午五时前,尽须离开。女居士非二人以上不得进入法师住室;有女众入室,法师之侍不得擅自离开。一般僧人会女客,皆在客堂。男女有别,处处留心。
  由于依戒修行,显密圆融,长年讲经,全日行持,皈依学法弟子逐渐增多。最盛时,住僧达八十人,在家弟子三千人。黄密道风,名驰远近,桃李争华,群星璀璨。
  1950年春,清定法师在金刚道场讲“菩萨戒”,并对在家居士传戒。9月,法师详细写出了一份关于自己历史的材料,交于赵朴初居士转呈政府“待候处理”,此后四年一直太平无事。10月,能海法师来到上海,在金刚道场讲戒学及《菩提道次第心论》,建造大威德坛场,亲书法卷授四十七岁的清定法师。
  1951年上半年,能海法师与清定法师陆续为四众弟子传授大威德仪轨,并讲《生起次第略引·卷上》,金刚道场僧众改以大威德为主修。6月,能海法师离沪赴京。
  1952年春,十世班禅(1938-1989年)莅沪讲经摩顶,上海佛教界在金刚道场举行盛大法会。秋,能海法师再临上海,上午在金刚道场翻译藏文佛经,下午讲经。
  1953年春节,鲁本堪钦·喜饶嘉措大师(1883-1968年,1955年起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来沪,在金刚道场传授“长寿法”,并讲“四法印”,能海法师和清定法师亲自奉侍,为众表率。
  1955年春,能海法师最后一次莅临上海金刚道场讲经,五月离沪赴京。其时,能海法师已预感到金刚道场将有厄运,故与清定法师在上海火车站分手时,有“难得再见”之语。两人依依惜别,无限惆怅!清定法师归来后,仍继续讲《上师供》、《文殊菩萨五字真言》。9月肃反运动在全国开始,一些对清定法师深为妒嫉的人“揭发”了他有历史问题。于是,这位五十二岁的前国民党少校被立即逮捕,关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3/6/6

 []

[]
 
 
 
   
   
     
 
联系讲寺 | 交通食宿
2012 Copyrights reserved   多宝讲寺 版权所有 
多宝讲寺常用电话
浙ICP备1106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