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传承祖师介绍 -> 祖师传记
 
显密双修的能海上师
[日期:2009-03-01 14:57:29 | 作者:
隆莲法师
| 浏览:27251次]

  庚子乱后,清政窳败,外侮日亟。师矢志报国,决意弃商从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停科举,兴学校。师考入陆军速成学堂,与刘湘、乔岳、傅常等同学,刻意攻读,成绩优异。1907年,锡良任云贵总督,调应届毕业之优秀学生20人去云南新军,师为20人之一。锡良一行到云南后即接办云南讲武堂第二期,师任第一队队长,乔岳任第二队队长。当时朱德、朱培德、王均、寸惜阴、金汉鼎、杨森等均为师之学生。讲武堂结束,师返川任团长兼川北清乡司令,旋辞职返渝。袁世凯任大总统后,为专擅军权,羁縻异系,于民国三年(1914年)置将军府,师被调入府,无定职。将军府旋废,又应川军将领刘湘之请,任驻京代表;曾赴张家口等地从事实地调查,寄回不少资料。然以澄清之志弗遂,乃日涉佛经以自遣。曾思从事实业以富民,1915年东渡日本,欲考察政治实业,半年后仍回北京。师对日本佛教之盛行,颇多感触,始萌学佛之念;欲以佛学淑世善民,而臻于有如日本之富强。
  师初学于涪陵天宝寺住持佛源法师。在京时从北大哲学教授张克诚听讲“唯识”,每日徒步往返40里。嗣后学无常师,遍涉诸宗,无所偏爱。成都少城佛学社常请法师、居士说法,师时自说法,亦从他人听法,无骄满意;但未厌其求法之望。当时佛教学风日趋衰微,在家讲学者多偏学废修;丛林则禅讲罕兴,僧律废弛。驯致多有在家信徒,自称但皈二宝,不皈僧宝。师乃锐意以振兴佛教为己任。1924年,师39岁,生子述成,甫40日,即礼佛源法师出家,法名能海,字阔初(一作润初)。除酌留家属生计之资外,悉以家产捐助少城佛学社。旋赴新都宝光寺从贯一老和尚受具足戒。
  师自学佛以来,于汉译三藏教典多所研读,禅教诸宗,尽涉堂奥。嗣闻藏文三藏,多为汉文所无,遂决心赴藏求法。1925年10月,师与同戒永光等到康定跑马山;大勇法师亦率北京藏文学院学生20余人南下,与师会合。后藏文学院改组,留师及大勇、大刚、法尊、观空、永光等诸法师17人,共图次春入藏。师以资用不足,返蓉筹措。1928年5月,再与永光等同赴西藏,旅途备历艰苦,9月始抵拉萨,依止康萨格西学法,执弟子礼甚勤,特为康萨所器重,日侍左右,为入室弟子。康萨与颇章喀齐名,称为西藏“日月二轮”。师从康萨,于显教侧重学《现证庄严论》,于密法侧重学《大威德生圆次第》。
  1933年,师自拉萨取道印度回国,在上海讲经,继赴五台山广济茅篷闭关。出关后不断从事译述,为弘法准备,并在上海、太原等处多次讲经。“七七”事变起,师率弟子20余人返川。由成都文殊院法光和尚请住南郊近慈寺。寺为文殊院下院,年久失修。师率弟子数十人住寺,惨淡经营,不但复其旧观,且先后建成威德殿、大师殿、藏经楼、沙弥堂、译经院、金刚院、方丈寮等建筑,蔚为一大伽蓝。
  师住持近慈寺,仍继承丛林制,兼吸收黄教寺庙家风。上殿念诵,用汉译藏文仪轨,间亦加诵汉文《大般若》、《华严》等大乘经典。每年开期传戒,结夏安居,半月诵戒,律宗四大羯磨,如法建立。以沙弥堂培养青年,既学佛学,亦学文化及藏语,并迎五台扎萨喇嘛教辩论。年满20方许受具足戒。新戒先入学戒堂,学满5年,方给戒牒。次入加行堂,方得学密法。住加行堂5年以上,择学行优者入金刚院。又于绵竹云雾寺建茅篷,为金刚院上座坐静之处。师亦时往山上闭关,导众专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2/5/5

 []

[]
 
 
 
   
   
     
 
联系讲寺 | 交通食宿
2012 Copyrights reserved   多宝讲寺 版权所有 
多宝讲寺常用电话
浙ICP备1106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