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好文推荐 -> 其它
 
疯娘
[日期:2009-06-03 14:33:59 | 作者:
王恒绩
| 浏览:8148次]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
  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子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见那女子还有几份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等她给我家「续上香火」后,再把她撵走。父亲虽老大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父亲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
  娘生下我的时候,奶奶抱着我,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的孙子。」只是我一生下来,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娘靠近。
  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奶奶没理她。我那么小,像个肉嘟嘟,万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毕竟,娘是个疯子。每当娘有抱我的请求时,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娘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娘的奶水里有「神经病」,要是传染给我就麻烦了。
  那时,我家依然在贫困的泥潭里挣扎。特别是添了娘和我后,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奶奶决定把娘撵走,因为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时不时还惹是生非。
  一天,奶奶煮了一大锅饭,亲手给娘添了一大碗,说:「媳妇儿,这个家太穷了,婆婆对不起你。你吃完这碗饭,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以后也不准来了,啊?」娘刚扒了一大团饭在口里,听了奶奶下的「逐客令」显得非常吃惊,一团饭就在嘴里凝滞了。娘望着奶奶怀中的我,口齿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奶奶猛地沉下脸,拿出威严的家长作风厉声吼到:「你这个疯婆娘,强什么强,强下去没你的好果子吃。你本来就是到处流浪的,我收留了你两年了,你还要怎么样?吃完饭就走,听到没有?」说完奶奶从门后拿出一柄锄,像余太君的龙头杖似的往地上重重一磕,「咚」地发出一声响。娘吓了一大跳,怯怯地看着婆婆,又慢慢低下头去看面前的饭碗,有泪水落在白花花的米饭上。在逼视下,娘突然有个很奇怪的举动,她将碗中的饭分了一大半给另一只空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奶奶。
  奶奶呆了,原来,娘是向奶奶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饭,只求别赶她走。心彷彿被人狠狠揪了几把,奶奶也是女人,她的强硬态度也是装出来的。奶奶别过头,生生地将热泪憋了回去,然后重新板起了脸说:「快吃快吃,吃了快走。在我家你会饿死的。」娘似乎绝望了,连那半碗饭也没吃,朗朗跄跄地出了门,却长时间站在门前不走。奶奶硬着心肠说:「你走,你走,不要回头。天底下富裕人家多着呢!」娘反而走拢来,一双手伸向婆婆怀里,原来,娘想抱抱我。
  奶奶忧郁了一下,还是将襁褓中的我递给了娘。娘第一次将我搂在怀里,咧开嘴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奶奶却如临大敌,两手在我身下接着,生怕娘的疯劲一上来,将我像扔垃圾一样丢掉。娘抱我的时间不足三分钟,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将我夺了过去,然后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当我懵懵懂懂地晓事时,我才发现,除了我,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我找父亲要,找奶奶要,他们说,你娘死了。可小伙伴却告诉我:「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我便找奶奶扯皮,要她还我娘,还骂她是「狼外婆」,甚至将她端给我的饭菜泼了一地。那时我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什么样?还活着吗?没想到,在我六岁那年,离家5年的娘居然回来了。
  那天,几个小伙伴飞也似地跑来报信:「小树,快去看,你娘回来了,你的疯娘回来了。」我喜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外跑,父亲奶奶随着我也追了出来。这是我有记忆后第一次看到娘。她还是破衣烂衫,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那个草堆里过的夜。娘不敢进家门,却面对着我家,坐在村前稻场的石磙上,手里还拿着个脏兮兮的气球。当我和一群小伙伴站在她面前时,她急切地从我们中间搜寻她的儿子。娘终于盯住我,死死地盯住我,裂着嘴叫我:「小树……球……球」她站起来,不停地扬着手中的气球,讨好地往我怀里塞。我却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我大失所望,没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这样一副形象。一个小伙伴在一旁起哄说:「小树,你现在知道疯子是什么样了吧?就是你娘这样的。」
  我气愤地对小伙伴说:「她是你娘!你娘才是疯子,你娘才是这个样子。」我扭头就跑了。这个疯娘我不要了。奶奶和父亲却把娘领进了门。当年,奶奶撵走娘后,她的良心受到了拷问,随着一天天衰老,她的心再也硬不起来,所以主动留下了娘,而我老大不乐意,因为娘丢了我的面子。
  我从没给娘好脸色看,从没跟她主动说过话,更没有喊她一声「娘」,我们之间的交流是以我「吼」为主,娘是绝不敢顶嘴的。
  家里不能白养着娘,奶奶决定训练娘做些杂活。下地劳动时,奶奶就带着娘出去「观摩」,说不听话就要挨打。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

[]
 
 
 
   
   
     
 
联系讲寺 | 交通食宿
2012 Copyrights reserved   多宝讲寺 版权所有 
多宝讲寺常用电话
浙ICP备11066529号